重色三抹
来源:文学院2013级汉语言文学2班   作者:李石生    发布于:2016-04-14    文字:【】【】【

 
□文学院2013级汉语言文学2  李石生
 
身在大理大学,已有近三年。饱饮两年苍洱泉,赏尽校园四季花,而今回首逝去的点滴风雨,最为怜惜的莫过于散落在校园凭栏处的几抹重色。
三月春风斜醉燕,樱花如雨半天红,是校园内的第一抹重色。每逢三月斜雨时节,那些行行列列的樱花树如同沉睡一年的仙女,睁开惺忪的睡眼,伸手,扭脖,扶腰,摆腿,一气儿将蕴藏一冬的懊恼宣泄出来。灵气从树根往上喷涌,经树干,过树丫,直抵枝头。先是在树枝上破出点嫩红,继而秃秃的枝条上染上几滴浅红,再然后一朵朵水红如同冰糖葫芦一样稳稳的串在枝桠上,近而是几抹粉红在枝头上随着春风搔首弄姿,再然后便是满树的潮红将校园点燃成一片花火,一阵清风吹过,粉红色的火星子漫天飞舞。花火点燃了所有人的情绪,凭着内心对这一片樱花火的疯狂,校内外诸人蜂拥而至,彻底引爆内心对美的渴望,偷偷摸摸左顾右盼似是要将散落的每一朵火星子趁人不备偷偷塞进最柔软的地方,永世珍藏。
当你步入其间,满树满树的潮红铺天盖地向你压来,而这些逼眼的红与画匠在画布上精心调配的红是不一样的,它是那样的热烈那样的真实。恍然觉得,这有生命的红就是你身着的颜色亦或是说这就是你本来的颜色,由内而外表里如一,万众一色。不信你看,那树下恋人脸上爬满的红霞,以及年迈伉俪蹒跚而过时颤颤微微在风中抖动的花色白发,都红在了内心的温暖之处。当然,这有生命的红,在头顶的不经意间也有温情的出演。满树都是软绵绵的花球,像极了春天的精灵,在枝头上滚来滚去,更像是惹人的棉花糖在树梢上散发着甜蜜的味道,诱惑着贪吃的蜜蜂跋山涉水不辞万里振翅扑来。它们在软绵绵的樱花球上来回翻滚,尽情享受饕餮盛宴,头上,翅膀上,乃至微末难见的体毛上都裹满了红扑扑的花粉。我想它们定然醉的不轻,甜腻的花粉让它们醉倒在这丰收的甜蜜希望里。三月是樱花的,也只有樱花浩如烟海般的潮红方能让其他桃红绿柳俯首称臣!
黄叶已落堆新冢,秋色满地随风去,是校园的第二抹重色。刚进九月,银杏叶便已经着色,起先是翠绿色的叶子边上纹了几丝淡黄,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整片叶子迅速由青转黄。乍一看满树青绿间夹杂了几叶秋意,寻常只道是叶死,不知翻色自今始。不久,几株单薄的银杏,褪去青涩裹上了黄衫,一排碧绿过去夹杂着几树嫩黄,青中添黄,却难断勃勃的生机。再过半月,黄色就像是活了一般,贪婪地吞噬青绿,将原本绿意惹眼的银杏叶啃得斑斑驳驳,千疮百孔,只剩下几丝绿意夹杂在黄叶之间。这时候的银杏叶已然翻色,但依然在枝条上精神抖索,风吹过,哗啦啦的声音依然能清晰地听出叶蒂的坚韧有力。
到了十月底,那丝丝的绿意早已被吞噬的不剩片缕,仿佛就从来没有在树上存在过一样,或许那些逼仄眼眸的绿只是在梦中存在的吧!一树的金黄,不施任何雕饰,更不需要任何色调与之相配,只需要静静的挺立在道路的两端,便能让一簇一簇的行人驻足留影,仿佛只要一错过此生便难再得。起初我嘲笑那些拍照的同学,身在此处求学数载,难道没有更好的银杏叶拍照吗?现在,银杏已然落三载,明年的我们将像蒲公英一样随风而起,风落生根是归处,再难看到这满树的银杏叶。满树银杏叶在树上颤颤巍巍,纷纷跌落枝头,在树下堆积起厚厚的黄毯,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乱叫,最终一阵大风起,风吹起这些死亡的蝴蝶,将它们的尸骸埋在了记忆之中。
红销青藏已没色,白雪难掩蕊香寒,是校园内的第三抹重色。十一月已过,枝条上的绿叶已经被秋意酿熟、酿透,瑟瑟的秋风千方百计将那些眷念枝头的黄蝶哄落枝头。玉兰那巴掌大的黄叶,硬是舍不下母枝的怀抱,在秋风中翻卷,满怀一腔怨气,寂灭在这凄风苦雨中。虽然多愁善感的秋风带走了四季里最多情的秋色调,但是却孕育了玉兰鼓鼓胀胀的花苞。她们顶着霜寒雪掩,抱与寒梅一路开,或许没有梅花的孤高傲洁,但是玉兰却凭添了些许温暖。冬日的大学,总有那么几缕薄雾来回逡巡,忽而似万马奔腾呼啸而过:忽而似似仙女轻纱,柔滑过指隙脸颊,将你的鼻尖耳末染得晶莹通红。
玉兰就在这些雾帘轻掩下,慢慢的将花苞吹鼓,在一声声“噗”之后,玉兰便爬满枝头。她们总是那么轻柔,悄悄地布满枝头,待到薄雾顺着苍山滑过山尖,与白云合而为一之后。光秃秃的玉兰树枝上满树的白色总让人震惊,痴痴驻足不愿离去。是的,与传说的彼岸花一样,校园的玉兰树上只有玉兰花而没有玉兰叶,光秃秃的枝干上托着许多温暖的洁白,在寒风中婷婷而立,也不惧哪天飞来寒霜做了她们的盖头。玉兰是不愿与春天的百花争艳的,她宁愿在秋霜的洗礼下重生,宁愿在雪花的洗涤下偷得半日的风华,也不愿苟安于凡俗尘世。这是玉兰的节气,也是玉兰种植人对莘莘学子寄予的希望。
记得申丽雯女士提过,生命是什么?生命就是捧在手里的水,从我们拥有生命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十指无论怎样拼命地靠拢,怎样小心翼翼,水还是一点一滴地渗漏,这是挡不住的丧失。校园里的一花一草,往往随着一届一届的学子,死了再生,生了再死,在这往复循环中便是让人恐慌的生命流逝。花开有时,人而无止。就在这几抹重色交替上演中,我们褪去青涩,肩负起责任,把”博学达真,大德至理“的大学精神带向长城内外,将大理大学的希望洒向祖国大好河山!
(此文获文学院第八届作文竞赛一等奖)
上诲快三遗漏数据